乾杯

每次握著冰冰涼涼的啤酒罐,拉開拉環發出「嘶~~」的一聲時,回憶夾雜著大麥和酒精刺鼻味道,像是啤酒的白色泡沫瞬間從瓶口一洩而出。啜飲啤酒彷彿回到十八歲那年,我們一夥人到便利商店搜刮了冰箱裡全部的啤酒,提著塑膠袋就到宿舍頂樓喝到三更半夜,嬉笑打鬧聊著無關痛癢的小事,說著想要拯救世界之類的垃圾話,伴隨著遠方的點點星火,地上盡是一個個被壓扁的啤酒空罐,這是最真實的青春,也是當我每每喝起啤酒時就浮現在眼前的畫面。

每個人心中都有不願被提及的往事,它就像是你細心呵護、收藏在內心深處的寶貝,只想獨佔而害怕被其他人弄髒。剛才聽到五月天的「乾杯」,又想起那年我們一起喝酒的蠢樣子,只可惜有人提前缺席了,不知道何年何月我們還能再次聚在一塊,和你再乾一杯,阿!突然好想聽你說「糙!你他媽的酒量很差欸!」我發誓這次我一定不會醉了。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