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活是坡道,那我們在尋找的只是一個平衡

每次回到高雄,我總是習慣去一家吃了十多年的早餐店用餐,這家早餐店的名字雖然沒換過,但如果是老主顧應該會知道其實曾經換過老闆。上一任老闆是一對中年夫婦,給人和藹可親的印象,而第二任(也就是現在)老闆就和他們成了強烈的對比,因為新老闆是一個看起來相當不友善的中年婦女,雖然不會對客人擺出臭臉,但轉頭過去就能夠劈哩啪啦數落員工一番。無論如何,我的想法是這麼做會帶給客人負面觀感。

今天我又去了這家早餐店。而在用餐的同時,我稍微注意了一下老闆娘和其他員工的互動情形,想當然爾,依然一點也沒有改變,老闆娘仍舊用嚴厲的口吻來指責員工,但我卻發現,這三位員工都是當初就跟著老闆娘一起接手早餐店的員工,至今少說也有三五年,為何在這麼高壓力(當然是面對老闆娘的壓力)的工作下能夠忍受這麼久?難道是景氣太差、工作難找而屈就在這裡嗎?

我隨即聯想到一部名為《夜行觀覽車》的小說,這是日本知名作家湊佳苗的作品,裡頭設定的情境很簡單、人物也不多,描述一個名為「雲雀之丘」社區裡所發生的事件,在幾個不同的成員(家庭)間卻能產生截然不同的想法與觀點,正因為每個人都來自於不一樣的家庭、有著不一樣的背景,成就出不一樣的價值觀,因而從不一樣的角度來看一件相同的事情,才會產生不一樣的結果。

這部小說裡的「雲雀之丘」是建立在山坡上,從頭到尾貫穿不斷被提及的「坡道病」是一個相當耐人尋味的設定,裡頭有段是這麼說:「普通人被迫待在奇怪的地方的話,就會漸漸覺得腳下的地板傾斜。要是不盡力站穩腳步,就會摔下去。但越意識到自己是這樣就越覺得傾斜得厲害….」。而「坡道」不正是在影射每個人(或每個家庭)其實都在尋找讓自己站穩的平衡點嗎?

如果生活是坡道,那我們在努力尋找的只是一個平衡。

於是,我總算了解到為何早餐店的老闆娘和三個員工能夠和平共處,因為在他們之間已經找到了「平衡點」,或許在老闆娘歇斯底里的當下稍微破壞了這座天秤的平衡,但員工內心的天秤兩端卻已經有著相當平均的重量,這個平衡點使得他們可以同在一個工作職場上,經過這麼久還能夠留在老闆身邊,想必他們也從中獲得了一些什麼。

想想地球表面也不是平的,大家其實也都生活在「雲雀之丘」裡,如果偶爾內心難受的話,請試著去尋找能讓自己過的更自在的平衡點吧。

台北 .TAIPEI 即將起飛?新頂級網域到底在玩些什麼?

去年全球網域名稱管理機構(ICANN)通過頂級網域名稱新規定後,今年已開放企業可以使用任何字詞來申請頂級網域名稱後綴,例如 .APPLE、.CANON 等等,不過送申請的門檻很高,每個網域的價格約為新台幣 536 萬、每年還必須支付約 72 萬的使用費,可想而知這是有錢人才能玩的遊戲,一般市井小民只可遠觀。

第一波已送交申請的名單已經出爐(連結),全世界有近 2000 筆的申請案送交至 ICANN,台灣則有四筆,不意外的是宏碁的 .ACER 以及宏達電的 .HTC,但少了一個華碩 .ASUS 有點出乎意料之外;而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是台北市政府所申請的 .TAIPEI,我必須給予台北市政府相當大的正面肯定,因為這個動作勢必能將台北這座國際化城市提升到和世界其他知名城市相同的層級,亦可運用在觀光、文化推廣或是任何行銷創意上,絕對有值得投資的必要性。

當然世界其他城市也沒有錯過本次的申請機會,包括東京 .TOKYO、大阪 .OSAKA、倫敦 .LONDON、紐約 .NYC(New York City)、巴黎 .PARIS、雪梨 .SYDNEY、杜拜 .DUBAI 等等都列在這波的申請名單裡,有興趣的話可以去名單裡找找。

而另一個申請則是來自網路中文(NET-CHINESE)所提交的「.政府」,網路中文是台灣唯一一家通過 ICANN 認證的網域名稱註冊商,在看到的當下還蠻納悶為何網中要申請這個後綴,不確定背後是否由台灣政府委託代為申請,不過如同這篇文章所述,我相信這會是維護台灣主權相當重要的保護性策略。

此外,在放眼看到對岸企業組織所提交的申請案,包括:奇虎360(.ANQUN、.SHOUJI)、百度(.BAIDU)、新浪(.WEIBO、.SINA、.微博)、騰訊(.WEIBO、.微博)、阿里巴巴(.TAOBAO、.TMALL)等都出現在這次的名單中,有趣的是新浪和騰訊在「微博」這字上的較勁。

而在本次申請案中提交最多申請數的是 Google,一共申請了 101 個頂級網域名稱,亞馬遜(Amazon)申請了 77 個、微軟申請 11 個,蘋果只申請了一個 .APPLE 。此外,Facebook 與 Twitter 並沒有提交任何申請

Google 和 Amazon 有 21 個新頂級網域名稱申請重複,可想而知這可能會是未來極力要發展(或是具有前景、價值)的方向,這 21 個名稱分別是:

.music
.play
.movie
.map
.mail
.game
.free
.dev
.cloud
.book
.search
.app
.shop
.store
.wow
.you
.buy
.drive
.show
.spot
.talk
.kid (Amazon 申請的是 .kids)

以上是我把閱讀到的資訊做了一些整理。ICANN 的新 gTLD 申請案對於網際網路來說是一件大事,這有可能會改變未來網路的面貌,以及對網域名稱市場產生不小的衝擊。我以這篇新聞內的一段話結尾:「對於企業和機構來說,新的頂級域名無疑是樹立品牌形象的大好機會﹔對於用戶來說,我們也許會看到更好記的域名﹔對於ICANN來說,意味著,這次又可以大賺一筆。

你怎麼看呢?

參考資料

人生不會有如果

在看完「人生沒有那麼多如果」一文後,我想起前幾天更新的狀態,裡頭提到「每個人一生都在不停的離別」、「回憶雖有酸甜苦辣,卻有著無法重新再來一次的無奈」,而在這裡我希望能延續這個想法,以及看完文章所獲得的靈感,將自己的觀點做個整理。

人生的確有許多選擇和無奈。我們每天生活在時間的洪流中,面對大大小小接踵而來的事物,太多需要我們做選擇,有些是很芝麻蒜皮的小事、有些是被稱為「轉捩點」的重大決定;有些在一眨眼的瞬間就能完成、有些會使你一直掛在心頭而難以抉擇,不容易做出決定的原因多半是對於未發生的事情做假設,而此假設不符合自己的期待(也是 Mars 提到的對自己沒有信心),這就是「如果」。

一般人常用經驗來判斷一個決定可能產生的結果,然而此結果和前幾個決定有沒有真正的相關性,恐怕不是這麼容易斷定。在《愛因斯坦的夢》裡有一句對於時間的描述,它這麼寫道:「如果過去對現在有不能確定的影響,那麼就沒必要停駐於過去。如果現在對未來幾乎沒有影響,則現在的行為於未來的結果也不必量度。」不過本文不是要談論艱澀的時間問題,我的想法是每個選擇既然都會產生結果,而生活就是由這些結果中所構建而成,但彼此之間有無絕對的關係,或許有、也或許沒想像中那麼密切。

生命如果是直線前進的縱軸,選擇可能就只是橫跨在縱軸上的橫軸,不同的選擇可能使你繞到不同的路線,但並不會脫離原本的方向,生活就由這些密密麻麻的軸線組成。有時想想「如果」其實是個很沒有意義的假設,容易使一個人掉入過去的泥沼裡,無法面對未來,這些經驗會絆住前進,使自己窒礙難行。

沒錯,人生不會有如果。即使有一天時光機讓你回到了從前,你的心智會是那個時候的你嗎?我相信一定不是,那麼我們所能碰觸到的過去一定是摻了雜質的過去。也難怪許多人會說:回憶只存在於心裡,我想也是,因為當下的情境以及感覺,是從無數個選擇中所拼湊而成,抽掉任何一部分就不真了。

我與電腦的二三事

如果人的一生中都會在不同的階段留下記憶,那麼對很多人來說,電腦也許就是成長歲月中相當重要的夥伴。還記得我在國小時接觸了第一台電腦,當時媽媽為了寫研究所的論文才添購這個設備,486SX 加上 1MB 記憶體就是當時最搶眼的電腦規格(還記得要價五、六萬元),只是在那個年代,還沒有太多人了解電腦究竟可以做什麼。當時我對於電腦就有著相當大的興趣,家人還因此讓我報名電腦班,可惜班上只有我一個小朋友,其他的學員都是大人(看得出來很多人是因為工作需要才來學習電腦),我就一個人默默躲在教室最後面聽老師講解相當艱澀的倉頡輸入法。

小學二年級後電腦班已經無法滿足我的需要,家人就找了一個家教來教我電腦(其實就是一位剛畢業、正等當兵的年輕人),這段時間雖然沒有很長,卻讓我有了相當大的進步,我從 MS-DOS 一路玩到 Windows 3.1,也學到基礎的拆組電腦技能,還記得當時手邊總是抱著一本厚厚的 MS-DOS 6.2 操作手冊,幾乎把整本手冊內的指令集都背起來,這使我後來接觸 Unix 時更得心應手。

直到小學四年級媽媽送了一台 28.8kbps 的數據機,開啟了我和網路的不解之緣,每天都花許多時間在網路上打滾,靠著當時縣市政府和教育局提供的免費撥接服務來探索這個未知的新世界。上了國中,有幸認識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因為接觸了 BBS 和 MUD 等平台,萌生自己架站的念頭,很快地我就了解如何使用 Microsoft FrontPage Express 來建置網站(當時候沒有錢買電腦書,常常站在書局把想看的部份看完)。還記得我所做的第一個網站名稱是「小守的第一個家」,最早使用的免費空間是 TACONET 。

如今我接觸電腦的時間已經超過 15 年,應該也算是電腦圈的老玩家了,我常自嘲說:「這一生接觸過兩種鍵盤,一種叫做鋼琴、另一種是電腦 Keyboard,後來我決定選擇電腦。」無論如何,還是期望自己能夠繼續精進、持續學習,在有限的時間和能力範圍內發揮所長,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必須完成的使命,這才是此生為人的價值。

過不去

雖然外表給人感覺很陽光,內心卻有個黑暗的自己,連跟我相處很久的朋友也不一定會看到那個另一面的我。大部分的人總以為我無憂無慮,事實卻是想的比其他人還要多、還要遠,常常把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不斷在腦海中一遍又一遍模擬演練。這樣算不算是虐待自己,還是說我想的比較多。

不過還好我並不會把自己逼向鑽牛角尖的絕境,在容許的情況下讓不同的性格間能夠和平共處,我喜歡內心真正的我,我也相信潛在的憂鬱性格會使我在工作中產生更多靈感,只可惜有時還是放不過自己,讓自己被一些想法所羈絆。

沒錯,你說的沒錯,我最過不去的就是自己的心。

在台灣不流行自己架部落格,網址是什麼?能吃嗎?

前幾天我收到了「第五屆部落格百傑」活動的複選入圍通知,今晚剛好沒什麼事,就上了活動網站來好好瞭解一下關於投票等等的相關說明,順便看看晉級的都是哪一些部落格。不看還好,一看才發現首頁列出每個類別的 TOP 5,無論是 S Rank 排行、人氣排行或是推薦投票排行裡完完全全沒有一個自己架站的部落格,都是使用 BSP 服務(如無名小站、痞客邦等)的網誌,心裡有些想法所以寫了這篇文章。

從上面我所觀察到的現象,確實反映了台灣的網路生態跟國外差異相當大。根據我的上網經驗,國外的用戶擁有自己網域名稱(Domain Name)的比例相對於台灣來講高很多,中國大陸的網站亦是,即便是使用 BSP,也至少會掛上自己的網址,我相信他們知道網域名稱對於一個網站或品牌的重要性(好歹也把自己當成一個品牌)。但反觀國內的部落格,大多還是受限於 BSP 的功能,痞客邦還停留在自訂網域名稱一年只要「特價 $9,800」的洪荒時代,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其次,台灣的頻寬網路價格之高、速度之慢,也是阻礙使用者架站的元兇,於是有些人開始轉向尋找便宜又大碗的美國主機,中國大陸近來使用美國主機的網站站長也有日漸增加的趨勢,造就很多中文的部落格都不放在自己國家的奇特現象(不過這也沒什麼關係,反正網路無國界嘛!)。就我的了解,很多站長並不覺得「經營」一個網誌是一件需要花錢的「投資」,想說只要去申請一個部落格,寫寫文章掛個廣告就可以月入好幾萬元,想當然爾也不會把錢用在上面(連一年不到 10 美元的網域名稱都想省),不知道這種奇怪扭曲的觀念是從何而來?

如果真的要把台灣畸形的網路生態拿來深入探討,恐怕可以寫成碩博士論文了,所以就當我是在發發牢騷吧!

天天寫作,天天健康

每天用心寫一篇文章是給自己最小的要求。最近會開始試著用不同於過去的方式來鋪陳內容,適時帶進一些對於人生或生活的閱歷和心得,以一點微小的力量來影響其他人。資訊科技類文章其實可以寫的一點都不生硬,而我的初衷就是希望寫出來的內容能被大部分的人所看懂,我也會一直朝這個方向努力,大家加油!

對了,我又長了一歲

從呱呱墜地開始,我們就被賦予了一個會跟隨自己一輩子的節日,那就是生日,每 364 天遇到一次,很公平。我不是一個在意年齡的人,總覺得每個人都會老,但這天應該要有一些不同的意義,例如收到祝福、許個願望或說說感言之類的。

今天我終於滿 27 歲了,收到許多前輩以及親朋好友的生日快樂,即便如此,內心依舊相當平靜,也許再經歷下一個 27 年,我對人生會有更多不一樣的感受也說不定。

回顧這一年,是讓我有相當大改變的一年,因為我終於要把積欠國家的役期給還清,雖然說法律明文規定男性有應服兵役的義務,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仍希望自己別浪費了這十一個月的時間,畢竟時間相當珍貴。於是我進了教育部,接觸這一生從未接觸過的公家體制,觀察一項國家重大政策如何從無到有,雖然很累,但最大的收穫就是可以很清楚看到自己的成長與改變(這部份就不細說了)。

謝謝一路走來始終支持著我的家人及朋友,這幾年能過的很平安順遂,你們幫了我不少忙,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內心的謝意,所以我會繼續努力來展現自己。對了,今天也是我家的兩歲生日,兩年前的這一天,我擁有了人生中第一個窩。祝你也祝我生日快樂。

訓練

還記得大學時,有個教授在課堂上跟大家說他每天固定寫至少 3000 字的稿,當時只覺得怎麼會有這麼多想法可以寫,後來當自己開始寫部落格後,就慢慢養成每天都寫文章的習慣了,或許字數沒有這麼多,但也訓練出組織一篇文章的訣竅,以及在內容的用字遣詞技巧等等,過一段時間後它化成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很自然而然地打開電腦就能跑出文字來。

很多事情都是可以被訓練的,寫作是、思考也是。

死亡

最近在看《愛因斯坦的夢》,裡頭有一篇的描述我很喜歡,節錄一小段內容:

假定人會永遠活著,這世界會被分成兩種人:「來者」與「今者」。「來者」認為時間無涯,所有事情都來得及做;因此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等待。「今者」為了要品嚐生命無限的滋味,他們儘早開始,而且絕不拖延。

「今者」和「來者」都有一個共同之處:即是無限的生命帶來了無限長的親戚名單,兒子永遠逃不出父親的陰影,女兒也逃不出母親的陰影,因此也就從來沒有一個人做成他自己。兒子和女兒都不能自己做決定,他們也無法從父母那裏得到充滿信心的教誨。父母不是「確定」的來源,因為來源之所出處,上溯起來,多至百萬。

生活的一切永遠處於在未定的狀態,任何的一舉一動都得請教一百萬次。不朽所付出的代價太多,以致於沒有一個人是完整的,也沒有一個人是自由的。有些人悟出了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死亡,在死亡中,不論男女都能從過去的桎梏中解脫出來,從昔日的囹圄中釋放出來。

—-

所以 Steve Jobs 說的沒錯,*死亡真的是最棒的發明* 。